《明月天國》上映後,遭遇翻拍片“魔咒”——贏了票房輸了口碑。這幾年的翻拍片一直都是叫座不叫記憶體好,像前兩年的《倩女幽魂》、《龍門飛甲》都是如此。
  《明月天國》是翻拍片,翻拍片和系列片不同。系列片分為威剛記憶卡兩種,一種是像《變形金剛》(前三部更典型),系列之間,故事和主要人物都有聯繫,類似於電視連續劇;一種是像《竊聽風雲》這樣的,故事和人物沒有聯繫,但主打同一題材、同一套主演班底、風格一致。系列片的組合相對嚴謹,而且時間跨度不會太大。翻拍片則隨意得多,既可以保留老版的故事架構和人物譜系,融入時尚元素進行重拍,也可以保留老版的一點始末原由,重新洗牌;當然,翻拍一般不會顛覆老版。
  《明月天國》是一部標準的翻拍片,主創只保留了93年版的關鍵點,故事上則另起爐竈。保留的關鍵點之一是卓一航給練霓裳起名字——起名字的情節很重要,是兩人愛情的界點。另一個則是“為愛瞬間白頭”的點題之筆。“為愛瞬間買房子白頭”的設計頗具魔幻色彩,相當大膽,在現當代武俠電影中標新立異,所以無論怎麼翻拍,這一筆是要保留的。
  《明月天國》更多的是另起爐竈。在故事和人物設計上,筆者感覺主創還是用心的:卓一航一改93年版中正邪對立下的“出世”,而是在國難關頭積極入世,保家衛國,格局更大、格調更高了。《明月天國》中,卓一航採摘優曇奇花無功而返,也有別於武俠神怪電影慣用的採仙草救隨身碟人、輸送功力治病的老套,反而是讓練霓裳用愛情的信念自愈,彰顯出愛情的力量,也為後來練霓裳選擇念心訣、為愛瘋魔做了鋪墊。另外93年版中,練霓裳和卓一航因為瞬間的誤會釀成大錯,《明月天國》里則用信任取代了誤會。這兩版都觸及了愛情的本質問題——誤會和信任,而新版主打信任,挺好,現代社會多少勞燕分飛,都是在信任上出了問題。
  所以,從創作的角度看,這次翻拍有可取之處,不能說是一次粗製濫造。但口碑不好,問題出在哪裡呢?筆者認為在於過於刻意保持與93版的距離、過於規避“炒冷飯”之嫌,或者說,編劇導演的野心太大,想法太多,太想再造經典,導致欲速不達、貪多而不化。93年版其是一個很簡單的、很純粹的愛情故事,而《明月天國》卻搞的很複雜,不僅把袁崇煥、皇太極都挖出來了,還玩了兩次“潛伏”,一次是卓一航入贅,一次是金獨異謀逆;而且魏忠賢還被“人ssd固態硬碟性化”了一把——放了卓一航一馬,此外,魏忠賢的女兒也一反影視作品中姦人的閨女往往很正義、能大義滅親的正面形象,讓她在忠姦之間保持了“中立”……當然,翻拍電影有創新才有活力,但轉向太快,步子邁得太大,大而無當,就導致了故事架構出漏洞,敘事顯得生硬。
  翻拍片在內地並不多見,但好萊塢不少。其實,翻拍片和系列片有一點很一致,那就是追求商業票房。系列片里,《變4》火爆,就肯定會有《變5》;而找一些有影響力的老電影翻拍,在營銷上就占盡人氣。多數經典老片其實是不分商業片、藝術片的,但翻拍之後都成了商業片。藝術重原創,而翻拍則是電影工業化的一種商業行為。
  好的翻拍當然是再造經典,但這種追求,能做到的不多,像張國榮1987年版的《倩女幽魂》之所以成了翻拍片的經典,既是實力使然,也有因緣巧合的因素,有香港當時的電影創新和社會文化背景在裡頭,所以,對於多數翻拍片而言,就是個工業產品,只要“綠色、無公害”,大可看看,吐吐槽,一笑而過,值回票錢即可。
  經典就是經典,不會被翻拍的濫片所糟蹋,更不會被輕易超越。
  文/史興慶  (原標題:白髮魔女傳之明月天國:逃不開翻拍片魔咒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x29hxlssd 的頭像
hx29hxlssd

陳寶珠

hx29hxls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